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穆斯林在线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 微信快速登陆

搜索
查看: 773|回复: 2

唐荣尧:西夏:失落的国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9 23:3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唐荣尧:西夏:失落的国度



重读历史2016-03-09 17:10

中国好书微信号:ibookmonthly
为读者发现好书,为好书寻找读者
33800017824db4a9e77.jpg
导语
daoyu
有一个民族灭而不亡,他们尊白为美,视死为荣;有一个王朝神秘莫测,雄霸一方,这个民族叫党项,这个王朝就是西夏。公元1038-1227年,曾辉煌一时却又神秘消失的西夏王朝,给世人留下天书般的文字、灿烂绚丽的艺术、黯然矗立的东方金字塔和扑朔迷离的历史故事。
1227年,是世界战争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。
对当时所向披靡的蒙古军队来说,这一年的春天显得格外寒冷。远征西域各国并取得一系列胜利之后,蒙古军队展开了对一个神秘帝国的第七次进攻,此前的六次进攻,对双方都是一次次实力和耐力的考验。透过零星的史料记载,我们不难看出蒙古军队的最后一次进军路线:从蒙古高原一路攻城略地,河西走廊上的城池和乡村,相继被蒙古军队攻陷。蒙古军队杰出的领袖成吉思汗带着精锐之师,完成对今内蒙古阿拉善盟、宁夏中卫市一带的征服。面对沙漠的炎热天气和一时无法逼近的神秘而彪悍的帝国都城,成吉思汗下令军队渡过黄河,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继续进军,自己则带着少量的军队越过今宁夏中部地区,前往甘肃和宁夏交界的六盘山避暑。
中国西北高原的六盘山深处,宿命般地扮演起了一个重要的角色,蒙古民族有史以来最杰出的领袖、最伟大的征服者成吉思汗,在这画上了生命的句号。
历史记载了成吉思汗戎马倥偬、无比荣耀的一生。他带领的蒙古军队征服了从漠北高原到黑海的大片土地。他征服的帝国版图,相当于四倍的亚历山大帝国,两倍的罗马帝国,他是人类战争史上征服足迹最远的人之一。
然而,就在他66岁这一年,所有的梦想却止步于六盘山。这次南征,那支他六次征伐却一直未能征服的帝国军队,不仅让蒙古铁骑遭受到重创,也让这位伟大领袖的信心和自尊受到了伤害。史料对成吉思汗去世前的细节没有描述,我们只能想象这位人类战争史上伟大的征服者,是带着不甘和仇恨离世的。
波斯人拉施特在《史集》中记载了成吉思汗去世前的遗嘱:“我死后不要为我发丧、举哀,好叫敌人不知我已死去。当他们从城里出来时,将他们全部消灭掉。”
《蒙古秘史》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,成吉思汗命令他的军队对唐兀特要“殄灭无遗,以死之,以灭之。”
一个怎样的对手,能让成吉思汗如此仇恨?一个怎样的帝国,能够屡屡重创所向披靡的蒙古铁骑?一支怎样的力量,抵挡住了成吉思汗征服的脚步呢?成吉思汗临终前所仇恨的“唐兀特”,究竟所指何在?是一个帝国呢,还是一支神秘而神勇的军队呢?
审视13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乃至亚洲的军事版图,我们会发现在整个欧亚大陆,蒙古骑兵势如破竹,无人能阻。从统一蒙古各部到西征,成吉思汗麾下的铁骑,偶尔会遭遇顽强的抵抗,但他最终都能战胜对手。唯有他临终所言要灭绝的唐兀特,似乎成了他未能攻克的一个堡垒,一场写进他生命的遗憾。
完全可以说,成吉思汗生命的最后征途,是终结在了征服唐兀特的战场上。对蒙古人而言,大汗之死犹如天空失去了太阳,他们心中填满的仇恨和悲愤,需要一场怎样的释放才能平息呢?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9 23:3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人类历史上罕有的报复出现了。带着强大的杀伤力,蒙古人的复仇之箭射出,唐兀特的命运将会怎样呢?
拉施特的《史集》中这样记载道:“国王和居民全部遭屠杀。”
《元史》中记载,蒙古军队的复仇之战,导致当地民众“穿凿土石避之,免者百无一二,白骨蔽野,数千里几成赤地”。
《蒙古秘史》也记载了唐兀特在战争中“灰飞烟灭”。
在元代一位叫明善的人编纂的《清河集》中,则有这样的描述:“全定河西一国,不留一童男。”当时的“河西一国”,就是唐兀特人建立的帝国属地。
这群“白骨蔽野”“灰飞烟灭”的唐兀特究竟是什么人?他们建立过一个怎样的国家?他们凭借什么与战争之神成吉思汗对抗,以致让这位战争之神含恨而终?他们真的灰飞烟灭了吗?
成吉思汗去世50年后,意大利旅行家马可·波罗踏进了世界上最大的帝国——元朝境内,他的目标是前往成吉思汗的孙子元世祖忽必烈建立的草原都城——上都。当他进入今天新疆的哈密地区时,马可·波罗听到了一个此前没有听过的词汇——唐兀特。我们在他留下的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发现了这样的记述:“哈密是唐兀特省内的一个县,隶属于大汗,境内有许多市镇和堡垒,主要的城市也叫作哈密。”
此后,他的日记中频频出现了“唐兀特”的字眼。经过哈密,进入今甘肃西北角的敦煌、酒泉、张掖后,马可·波罗向西北折行至今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,接着又返回张掖,沿着祁连山东麓的丝绸之路而行至甘肃的武威;向东行至内蒙古阿拉善地界,翻越贺兰山后,进入宁夏平原;横渡黄河,穿越鄂尔多斯高原后,再次横渡黄河向东北方向的元大都而去。在马可·波罗这一路行程的笔下记述中,一直不乏唐兀特的名字,按照他的记述,从哈密到鄂尔多斯的这片土地,同样属于一个叫唐兀特的帝国管辖。根据当时所经地区民众的口传讲述,他认为这一段遥远之途中的几个城市都隶属于唐兀特,但关于唐兀特的历史,他了解得非常有限。
马可·波罗离开“唐兀特”地区后,一路东去,最终抵达元帝国的都城上都,在这里,他受到了这个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忽必烈的接见。
谈及一路而来的见闻,这位欧洲人饶有兴趣地向忽必烈讲述了自己所看到的“唐兀特”。但他的心里同样充满疑虑:唐兀特是个怎样的概念,怎么有如此辽阔的面积?
或许,通过和忽必烈及其大臣的接触,这位西方人找到了答案——在蒙古人的发音与所指中,唐兀特,也被称为唐兀惕、唐古特、唐兀省。它是和50年前曾存在过的、有着近200年历史的一个王朝,那是一个横跨草原河谷、戈壁的帝国,是以党项羌为主体的民众建立的,他们自称为“大白高国”,同时代的宋帝国则称之为西夏。在统一蒙古高原和成功远征西域后,忽必烈的祖父成吉思汗南下攻打大白高国,不料亡于征战途中。
在上都的日子里,马可·波罗也了解到,大白高国的疆域远远不止他所途经的那些,最繁盛时,它还包括今天新疆的东南部、青海省东北部、甘肃东部、陕西北部的大片地区。在蒙古人的眼里,唐兀特也指生活在这个帝国境内的民众。
然而,像一股风吹过之后就没有再留下丝毫痕迹。关于“唐兀特”的窗突然被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关闭,无论是蒙古人说的唐兀特,还是宋朝所指的西夏,大白高国变魔术般地,从历史视线中消失了!
与马可·波罗几乎同一时间,一名叫郭守敬的元代官员奉命来到了唐兀特的故地、今天的宁夏平原,而他所看到的是战乱过后田地荒芜的景象。
马可·波罗也好,郭守敬也好,他们在这片土地上仅仅是两个过客,匆促的身影过后,唐兀特和他们建立的国家,就逐渐消失在浩瀚的历史之中。
如果说唐兀特是一个族群,遍查今天的中国民族之册,却没有他们的身影;如果说唐兀特是一个王朝或帝国,中国人有记史的传统,后朝无论如何都会为前朝作传,但泱泱二十四史中却没有唐兀特的席位。这究竟是宿命般的悲剧,还是刻意的遗忘呢?
关于唐兀特的一切,仿佛被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彻底卷入历史深处。历史总在不经意处泛起波澜。就在马可·波罗游历凉州五个多世纪后,一个叫张澍的甘肃人,在一次游历中,无意间第一次轻轻叩响了唐兀特隐秘的历史之门。
出生于甘肃武威的张澍,19岁时中举,24岁中进士,26岁就出任贵州省玉屏县知县。但他性格刚直,在官场上处处受人排挤,于是便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入在学术研究上,特别是他的姓氏考据对后人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。实际上,他在学术上涉猎的范围非常广泛,在学术上达到的成就和高度也得到了学者们的充分肯定,如清代著名官员、学者张之洞所著的《书目答问》就将其列入经学家、史学家和金石学家。清代学术界大兴考据学风,然而西北学者多抱残守缺,不能顺应时代的学术潮流。在嘉庆、道光年间,西北学者只有张澍精通经史,能于汗牛充栋、浩如烟海的文献中爬梳整理,从事辑佚考据工作。
1804年,28岁的张澍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养病。一日,他和朋友相约来到了当地的清应寺游玩。在清应寺的深处,有一个隐藏的小院,院子中间有座亭子,令张澍奇怪的是,亭子四面都被砖泥砌封得严严实实。
好端端的亭子为什么要砌封起来呢?张澍对此大为不解。他问陪伴自己的僧人,僧人也不知道原因,只知道亭子已经被封存了很久。史学家的敏感告诉张澍,亭子中一定隐藏着秘密,他请求方丈打开封砖,然而却遭到了激烈的反对。寺院的方丈告诉张澍,按照寺院传下来的说法,这个凉亭是被诅咒的,不能打开。几百年来,僧人们一直相信,一旦打开凉亭,可能会招致灾难。
在古代世界,鬼神思想对人们的影响很大。但历史总是被有勇气的人改变。张澍告诉方丈,如果有灾难降临,他愿意全部承担。张澍是当地的名人,德高望重。或许是张澍的无畏打动了方丈,或许是那个未知的世界选择了张澍,方丈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,掩盖在神秘历史上的第一块封砖就这样被打开了。
张澍并没有遭受到传说中的灾祸,更没有看到鬼怪邪崇,反而看到一个消失王朝的端倪,拥有了惊喜的发现。
工匠们开始拆除那面砖墙,张澍和陪同的友人、方丈都在焦急地等待。终于,一块高大的石碑出现了。沉睡于历史深处的“唐兀特”,通过这块石碑将再次复苏。
扫去尘土之后,石碑的本来面目逐渐显露了出来。碑身呈半圆形,四周刻忍冬花纹,碑额为一对线刻的伎乐菩萨,作翩翩起舞状。碑高250厘米,宽90厘米,上面刻的文字形体方整,共计28行,每行65个字。乍一看,好像与汉字相仿,细看却没有一个字认识。长期做金石研究的张澍,见过不计其数的铭文拓片,但他从未见过这种文字。这种神秘的文字,让他隐隐感觉到正在接近一个未知的世界。
慢慢踱到石碑背后,张澍意外地发现了和碑面相对应的汉字释文。
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出现了!
通过汉字释文,张澍了解到,这是一座修建凉州护国寺感通塔及寺庙而立的石碑,令他惊奇的是,落款一行.这样写道:“天佑民安五年岁次甲戌十五日戊子建”。
“天祐民安”?在张澍的记忆中,正史中所有皇帝的年号,使用时间或长或短,都不曾出现过“天祐民安”四字。带着疑虑和对碑正面那些奇怪文字的不解,张澍离开了清应寺。
回到家后,张澍在史籍中苦苦搜寻,试图找到那个奇怪的年号。终于,他在《宋史》中找到了这样一行记载:“天佑民安元年,六月,夏与宋约定绥州附近国界。”
看到其中的“夏”,他心里一惊,这不是曾经在西北建立政权和宋抗衡的政权大白高国吗?史称西夏王朝,而“天祐民安”正是大白高国第四任皇帝李乾顺的年号。也就是说,这块石碑上记载的感通寺是西夏第四位皇帝时期建的,这里曾经是西夏统治的地区之一,石碑所刻的奇特文字就是西夏文字。
如今,珍藏于甘肃武威西夏博物馆里的这座石碑,被史学界称为凉州碑。然而,它是什么人立的?又是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把它封在亭子里面长达几个世纪的呢?历史没有给张澍留下答案,也没有给今人留下确切的答案。然而,消失了将近600年的一个神秘族群及其建立的帝国,开始重新浮出历史的水面。
——本文选自唐荣尧著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《神秘的西夏》,详细精彩内容请读原著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穆斯林在线微信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穆斯林在线论坛 ( 青ICP备13000088号  

GMT+8, 2017-8-21 16:33 , Processed in 0.10328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